您好,欢迎来到网赚项目_网赚app_打码赚钱软件下载!

水处理咨询热线:
400-123-4567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123-4567
电话:0123-1234567
电话:13800138000
13900139000
邮 编:123456
地址: 山东省临沂市电子正街双桥国际
NBA将重启高中生选秀?下一个科比、下一个加内特即将重现?
浏览: 发布日期:2022-09-23

  根据Shams Charania的twitter,NBA和球员工会正在开启新版劳资协议的讨论,这次的讨论有两大焦点,其一是将球员的心理健康问题列入伤兵问题的讨论,其二则是讨论把选秀年龄下限由19岁修正至18岁。

  把选秀年龄下限下修一岁,也就是说,自2006年之后就消失的高中生,将重新出现在选秀名单内。

  自2006年开始,NBA实行“19岁规定”,所有参与选秀的球员必须在选秀当年满19岁,以美国学制来说,就等于是让所有高中毕业生正常状况下都必须“再过一年”才能参加NBA选秀,这“一年”内,比较简单的做法就是投入NCAA,也有的球员会去海外打一年再投入选秀报名,无论如何,就是得在高中毕业后多等一年,而多位高中毕业生投入NCAA一年后就加入NBA的行为,形成这十几年常见的“One&Done”。

  当初这个选秀办法是着眼于许多高中跳级生从90年代后半起积极挑战NBA,固然有加内特、科比、麦迪等成功案例,然而2001年的“高中四少”开始,不乏那些或许有天赋但完成度低、生活自理情况也不佳的不成熟球员,而这些天赋过早跳级,也让NCAA欠缺卖点,遂出现这个“19岁条款”,然而这个“One&Done”模式出现后,却也造成两个方向的拉扯,固然NCAA开始有这些顶级高中天赋进入,但多半只是为了过水一年就投入NBA选秀,对NCAA没有太明确的帮助,甚至牵扯出各种“共犯结构”,例如球队只把招收高中生组成“One&Done战队”作为目标、例如为了招揽高中球星而先聘用他身边亲信等等负面消息,十几年下来对NCAA的生态并无太大帮助。

  也正是如此,近年已经出现直接去海外打球的、或因为疫情导致NCAA赛季受限而投入G-League的高中毕业生,某种程度上也是说明了这十几年的One&Done模式已经不一定是天才高中生们的必备途径。

  不论NCAA是否有假清高的存在,或者只是让大学球队成为职业跳板的掮客文化,还是有许多大学教练坚持自己的篮球原则,而这样的原则却可能在过去十几年严重受到掮客文化的挑战,高中生在毕业后对于这一年的等待出现更多元的选择,NCAA对于这过水一年的高中生们不知如何拿捏,NBA则是要多等待这些顶级天赋一年,三方似乎都无法借由这样的规定得到最佳解。

  近年,NCAA因为疫情的因素而无法维持正规赛季,让许多本来就只想过水NCAA一年就挑战职业的天才高中生出现新的选择,G-League球队Ignite的出现,给了这些天才高中生一个管道,如2021年榜眼杰伦·格林,就是在2020高中毕业后没有选择接受NCAA学校的招生,而是以1年60万的合约加入Ignite,打了一年后投入2021年选秀,而不论疫情如何减缓、NCAA如何恢复举行,看起来因为G-League此管道一开,也让本就志在NBA的高中生再也回不去大学校园。

  在探讨将来天才高中生们何去何从前,先回顾过往的高中弃学前辈们,到底给了后辈如何的榜样。

  凯文·加内特、科比、麦迪、詹姆斯、德怀特·霍华德等五人,应该是NBA从90年代开始让高中弃学成为一个既定选秀徵才管道后,高中弃学生里的最佳范例,这五人都在高中时期就展现高人一等的主宰力,最终也在NBA得到不只一次全明星赛的肯定,甚至也拿过指标性的个人奖项,前三者都已经入选篮球名人堂,可以想见詹姆斯、霍华德的入选也只是时间早晚。

  詹姆斯、霍华德都是以选秀状元之姿加盟,从新秀年起就被奉为座上宾,待遇和其他NCAA出产、或者海外已有篮球经历的重点新人无异,对于他们来说,原本就不该是池中物,跳过大学阶段无伤大雅,而加内特、科比、麦迪三人比较符合一般对于高中弃学生的期待,刚加入NBA时还非常生涩,经过菜鸟年的磨练,直到真正站稳首发脚步(KG在第二年,科比在第三年,麦迪甚至在第四年)之后,才跃居联盟球星、甚至巨星等级,其中麦迪的累积成就稍差,KG和科比的生涯表现绝对可和霍华德、詹姆斯相提并论,科比和詹姆斯甚至更高一层级,可列入NBA史上前十大球星的讨论中。

  这五人无疑是高中弃学生的顶标,过去是,将来更是,在高中就出类拔萃,证明自己可跳过大学,提早踏入职业战场后依旧表现杰出,无愧于球队的信任。

  即使不如前五人列名巨星级,但依旧有许多高中弃学生算是站稳脚步,有绽放自己的天赋,维持了一个比联盟平均更好的生涯。

  和科比同届的杰梅因·奥尼尔是第一,比科比还年轻几个月的杰梅因·奥尼尔,当初在开拓者登场时以18岁又53天写下联盟史上最年轻球员的纪录(后来被拜纳姆以18岁又6天打破),在开拓者长城锋线下苦无出赛机会的他,被交易到步行者后掌握发挥空间,拿下2001-02赛季的最佳进步奖,并连续六年成为明星赛成员,最终在NBA打了18个赛季,生涯绝对称得上联盟平均以上的球员、甚至球星等级。

  同在1998年加入的艾尔·哈灵顿、拉沙德·刘易斯各自靠非典型前锋球路、却又提升了攻击的多样性,成为21世纪初期颇具特色的攻击前锋,艾尔·哈灵顿在老鹰、勇士、尼克斯时都有平均15分以上,拉沙德·刘易斯则是前述霍华德在魔术时内外的搭挡,一代高射手代表。而早在高中时期小有过节、分别在2001、2002加入NBA的泰森·钱德勒、斯塔德迈尔则一守一攻,泰森·钱德勒高中时本想成为大号小前锋,最终却成为近代最合时代潮流的防守型长人,在NBA打了19年才退役;斯塔德迈尔则靠可怕的攻击火力轰炸禁区,共七季得分破20、三季破25,是太阳MSN时代重要的核弹头,六度入选明星赛。

  后来曾两度在总冠军赛交手的肯德里克·帕金斯、拜纳姆,与艾尔·杰弗森、约什·史密斯,是另外四个曾经在NBA站稳脚步的名字,实际上我们可以想象,若非在2012年交易后突然原地爆炸,拜纳姆甚至可以把生涯成就再往上推,肯德里克·帕金斯生涯均以绿叶角色为主,但防守端非常扎实,从凯尔特人到雷霆都是球队内线苦力,拜纳姆、艾尔·杰弗森都曾站稳过球队首发中锋,艾尔·杰弗森生涯转队多次,在森林狼、黄蜂都曾有单季20-10的数据,虽终身没有明星赛经历,但多次被视为遗珠,约什·史密斯则是地图防守兵器,在他最后被边缘化、未能得到想要得合约时也才32岁,已经在NBA累积12年生涯,天赋异禀。

  这些曾因天赋被期待的球员多以前场、内线为主,另外有两个后场成员替自己写下值得敬佩的生涯,是勇士在浪花兄弟之前的得分主力蒙塔·埃利斯以及生涯三度获选年度最佳第六人的路易斯·威廉姆斯,固然两人都有防守不佳的评价,但蒙塔·埃利斯在11年生涯平均17.8分、路易斯·威廉姆斯则是两度以第六人之姿平均得分破20、成为近代第六人代表人物,都算写下自己的地位。

  2000年探花达柳斯·迈尔斯、2001状元夸梅·布朗和第四顺位埃迪·库里等三人,当初都以超高天赋、未来巨星等级的期待加入联盟,在选秀网站给的最佳模板分别是KG、克里斯·韦伯和沙奎尔·奥尼尔,但后来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仅埃迪·库里在2006-07交出场均19.5分、7.0篮板的堪用成绩,但整个生涯都没有表现出明星中锋的身手,这三人充其量只能说各自有一两个赛季站稳球队轮换,但和期待的高成就相去甚远。

  除了这三个被期待有球星天花板的球员表现不佳外,其余包括快船在2004年期待的“下一个便士”肖恩·利文斯顿、让开拓者放弃2005三大控卫的街头霸王塞巴斯蒂安·特尔费尔,三个体能劲爆的标准飞人素胚JR·史密斯、多雷尔·赖特、杰拉德·格林尽管都曾成为球队轮换内成员,JR甚至是LBJ的冠军跟班,但真要说他们完全绽放天赋显然也不至于。

  平心而论,尽管的确有如利昂·史密斯、德萨盖纳·迪奥普、杜迪·埃比、罗伯特·斯威夫特等失败案例,但从90年代后共39位高中跳级生、其中有近七成可以在NBA至少有可以接受的一段生涯来看,这些早就高过同期球员、越过NCAA的强者,其实兑现的比例不算太差,甚至在这39人中可能出现五个名人堂成员,金字塔顶端的亮度也毋庸置疑。

  当然,只要出现像上述的失败案例、或者说像乔纳森·本德那样显然因为对抗强度跟不上而始终带伤难以贡献的状况,就会让人质疑高中跳级生是否已经准备好面对职业的高强度挑战,但是某些顶级高中好手之所以被期待,的确因为他们早有超龄的天赋,近年许多One&Done的球员早早能在NBA绽放天赋,有些也显然是自身条件使然,多那一年的NCAA资历,的确帮得上某些球员的忙,但不说像杜兰特这种outlier显然不会有太多差距,更可能有像约什·杰克逊这种因为所待学校和自己风格不适合而在养成上出现落差的例子。

  最重要的是,当近年G-League开路后,这两年G-League用合约带走的四星、五星高中生人数差不多就是麦当劳全美明星的第一梯队,不只五星抓走大半,连四星都有1/8到1/7会加入G-League,让NCAA每年真正收进的高中新秀越来越少,因此这两年NCAA又有本格学院派的学校重返锦标赛列强,让各校坚持的原则再度在大学篮坛发酵,其余更想要往职业为挑战目标的高中生们则早早选择愿离NCAA的环境自寻出路,在NCAA没办法承诺球员太多收入的情况下,只要G-League能把这些六位数的合约当成常态,有天赋的高中生早就不会把NCAA当成选择。

  以劳资协议的角度来说,既然能让劳方提早一年进入职业,与其让G-League“租用”一年,不如提早让NBA的球迷享受新秀的刺激,就劳方立场,能提升加入NBA的机会,报酬也高过G-League的合约,而就资方而言,年轻球员的权益永远都是看起来最容易开放、成本也最低的。而就NCAA立场,当初觉得这个19岁条款能至少保证顶级天赋会在NCAA亮相一年,但这些年下来又发现仅在刚开始适用,时间一久,大家找到游戏规则(漏洞),不说有的顶级天赋在这唯一一年明哲保身,有的则宁可前去曝光率更高的商业名校,甚至有的从高中时就商量团报,搞到某些NCAA学校就像是NBA的先修班一样,对NCAA来说也越来越没有从这些顶级天赋中得到想看到的成效。

  种种条件之下,可以期待或许跳级高中生会再次出现在NBA选秀的行列,许多有关年纪的NBA纪录可能会再次进入追逐,而到那个时候,过往如球员对抗强度、心智成熟等议题会再度搬上台面,但同样可以想象的是,这些可能的风险,在更年轻的高天赋绽放期待中,都是NBA球队们愿意冒、也敢挑战的。

  只是,由于上下限很可能的再度放大,究竟会挑到下一个本德尔或是下一个KG、科比,就看各队的慧眼与养成了。

友情链接/LINKS

Copyright © 2002-2021 打码赚钱软件下载 版权所有